中国桥  主页  山东桥梁  济南篇   
济南市泺口黄河桥
〈黄河〉〔〕[]{}

济南市泺口黄河桥
 
济南市泺口黄河桥
 
济南市泺口黄河桥
 
济南市泺口黄河桥
 
济南市泺口黄河桥
 
济南市泺口黄河桥
 
济南市泺口黄河桥
 
    作为内陆自主开埠通商最早的大城市,历史给济南留下了诸多印痕,一些颇具欧洲风格的建筑,默默诉说着曾经的前尘往事———济南泺口黄河铁路大桥就是这样一座建筑,它阅尽百年沧桑,见证了一个世纪以来一座古城的兴败荣辱……

  费尽周折定桥址
  泺口位于济南城北,黄河蜿蜒千里至此时,南依大坝,北枕鹊山,形成一道强有力的约束屏障,是建桥的理想位置。但由于洪水期水面宽约1300米,水深10.9米,对大桥用材及桥墩设计要求很高。
  1899年5月,清政府向德国贷款,签订《津浦铁路借款草合同》后,承建大桥的德国孟阿恩桥梁公司为选桥址,自1901年起就在济南附近黄河上、下游90公里的范围内,进行了历时3年的勘测、比选,最后才选定了泺口,并提出了河段工程说明及建造图式。1908年8月12日,孟阿恩桥梁公司与津浦铁路北段总局正式签订了建造黄河桥合同,开始修建泺口大桥。大桥即将开工之际,山东省道员丁达意考虑到建桥既要对济南的繁荣有利,又不能因桥墩阻水而易引起河防险患,遂要求孟阿恩桥梁公司重新设计,以加大桥孔跨度、减少桥墩,经多次磋商无果。
  1908年12月30日,大清政府邮传部派中国铁路工程专家、京张铁路局会办兼总工程师詹天佑等来济南协调。詹天佑等经过实地勘察,提出了两方都能接受的“减少桥墩、扩大桥孔、加固堤身”的方案。如此,到1909年下半年才最终确定:全桥11座桥墩12孔,桥长1255.20米;梁下留有充分的通航空间;桥上铺设单线线路,留有铺设双线的余地;载重为E-35级;按7度地震烈度设防等。

  多项技术惊世界
  1908年10月15日大桥举行开工典礼,因上文提到的桥式方案几经变更,拖至1909年7月才正式开工。河道北部漫滩较宽阔,建有8孔跨度91.5米简支钢桁梁;河道南部漫滩较狭窄,建有1孔跨度91.5米简支钢桁梁,大桥共用桩1270根。施工时,曾使用“杠杆法”对桩柱进行载重测试,每桩承载能力达150吨,为设计载重能力的2倍。
  1912年11月16日,大桥举行落成典礼,总造价为1166万德国马克,折合当时库平银454万两。11月28日,由津浦铁路北段总局总工程公司德浦弥勒负责验收,经对轨道及桥梁各部位检测,均符合设计标准,次日由桥梁公司正式交付津浦铁路北段总局管理。至此,泺口大桥正式投入使用,也标志着津浦铁路全线贯通,结束了以黄河为界分南北两段通车的局面,使得南下北上的人员物资得以畅通无阻地横渡黄河,因而极具战略和经济价值。
  泺口大桥采用了当时最为先进的气压沉箱等应用技术,建成伊始就成了旧中国最具现代化的建筑物之一,因为设计、构造、用材在当时都是堪称先进的。建成后的大桥和当初设计的一样,全长1255米,桥宽9.4米,属下承式钢桁梁桥,其中高悬于主流之上的第9、10和11孔采用三联悬臂梁,极具特色。其中大桥第10孔跨度为164.7米,是全国孔径最大的铁路桥梁,在当时世界桥梁中也是少见的。

  命运多舛待盛世
  泺口大桥位置特殊,是兵家必争之地,大桥经历了一个命运多舛的苦难岁月,多次遭到人为的破坏,较大的就有4次。
  1928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攻打奉系军阀张作霖,5月逼近济南,据守山东、直鲁联军总司令张宗昌溃逃时,命人在大桥8号墩台安放炸药,第8号墩顶部因此被炸去约3.8米,大桥中断8个月之久。后由津浦铁路管理局发包给南京裕庆公司修复,共投资2.01万元,直到1929年9月才勉强修复。
  1930年的端午节前后,国民党军阀中原大战爆发。蒋介石与冯玉祥、阎锡山的联军曾隔河炮战,击伤钢梁多处。1931年,由津浦铁路管理局大修加固,共耗资2.67万元。
  1937年11月,日军沿津浦铁路南犯。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韩复榘撤往黄河以南时,命令铁路工程队将大桥炸毁,整个钢梁杆件被炸伤87处之多,这也是大桥所经受的最严重的破坏。1938年1月,由日本黄河桥工程事务所施工维修,因悬臂梁损坏严重,更换为日本汽车制造株式会社制造的新梁,用时半年、耗费376万元、用钢材4000余吨才初步修复。
  最后一次则是1949年2月,出于军事需要,国民党派出飞机炸伤了大桥的三孔钢梁部分焊件,炸伤悬臂梁,当时由于技术有限,只采取了最为原始的电焊进行修补。

  百年荣辱著华章
  新中国成立前,桥上火车轰鸣,桥下怒涛滚滚,帆船、小汽轮漂流似箭,数不清的船只停泊在桥南岸,或装或卸;大坝上游人及垂钓者穿插其间,热闹非凡。新中国成立后,针对大桥存在的隐患,铁道部对大桥多次进行了整修加固,特别是1951年的那次维修,恢复了原设计通过能力,为南北交通发挥了巨大作用。鉴于泺口大桥战略位置的重要性,政府一直派部队长年守卫,在“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岁月里,客车过桥要关窗,行人通过桥下不得停留。
  1958年,大桥经历了200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冲击,桥墩护桩冲刷严重。8月6日,周恩来总理飞抵济南,步上大桥,察看水情,要求一定要确保大桥安全,保证南北铁路正常运输。济南铁路局立即进行针对防洪措施的施工,采用了打铁桩加强桥梁平面的稳定性、修筑防水屏障阻挡水流冲击等方法,对10号桥墩抛石笼加以防护。事后测知,该方法对防止桥墩遭受冲刷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由于黄河水含沙量大,河床淤高快,特别是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桥址河床平均淤高2.3米,其间河堤连续加高了三次。因防汛安全需要,当时国务院和铁道部文件规定,从1991年4月21日起,大桥停止客货列车通过,全桥封闭,所有客货列车改经位于齐河县的曹家圈大桥横渡黄河,饱经沧桑的泺口大桥终于结束了使命。
 
     
    资源来源——  
            
     
    上一座 ┇ 山东桥梁 济南篇 ┇ 下一座 上一座 ┇ 黄河大桥 ┇ 下一座  
     
Copyright©2013-2020 中国桥 china-qiao.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