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桥  主页  福建桥梁  宁德篇   
寿宁县犀溪镇岭兜桥
〈〉〔〕[]{}

寿宁县犀溪镇岭兜桥
 
寿宁县犀溪镇岭兜桥
 
    从升仙桥沿溪溯源而上,步行二十分钟,只见一平梁桥挡住了你的视线,这就是岭兜桥。它位于闽浙古道的岭兜水尾,建于清乾隆十九年(1754),水毁后于咸丰七年(1857)重建。桥梁由9根杉木架成,南北走向,11开间,48柱,桥长39.5米,宽4.2米,孔跨只6.5米,大部分桥身在岸上,桥两头几乎与山肩衔接。其作用除了交通便利外,就是给出口挡风水。两端桥堍用块石砌筑,桥南面有碑墙,内镶碑四块,记述建桥经过及村民捐款情况。原有神龛,后拆。
  由于地处交通要道,当年,在附近有36家客栈,供来往行人休息。依桥而建,以廊桥连成一体的一座民房,是当年在建桥时用剩余资金补助村民所建,并由该村民管护廊桥,这座民房也是当年36家客栈的其中之一。
  桥头曾经树有一块钦封石碑,当年凡路过此地的的官员都要下马或下轿步行而过,热情的主人常设宴款待。天长日久,奈因主人无力接待,而存匿移至岭兜村头。由于年代久远,碑文已极度风化,只有较大的字迹还依稀可辨,上书“圣旨钦封提点使缪刚公第”,其余的字迹已模糊不清。家谱里的记载是:缪刚,字处仁。宋徽宗大观三年乙丑年(1109)科进士,南海知县,广东提刑,恩授政阳奉天门殿内进马候提点使,秉义大夫。居官廉。宋人陆徽有《赠缪刚》诗:“囊囊归时似去时,如公清白古来稀。身如竹叶心如水,不带南州一物归”。
  如果宋代这里就有廊桥,那可是寿宁唯一享受皇家待遇的廓桥,文官下轿,武官下马,步行过桥,这是何等的威严和尊严。遗憾的是有资料可考证的是始建于清乾隆年间,可想而知,推翻宋室的元朝官员不可能对前朝的圣旨虔诚顶礼,而到清代已相隔六百多年了,何况中间还隔着元明两代。
  岭兜村的石阶就象一位殷勤的向导,招呼并牵引着我拾级而上,这就是郑家岭古驿道,约走一公里到寿泰公路边。古道边的原有百余株枫树是叶姓祖上所种,这可是闽浙边界最壮观最火红的一片枫树林。每年秋末冬初,有不少游人到此赏枫。体味一下“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意境,同时也可聆听到“七兄弟严州打擂台”和“梨园子弟乐皇宫”的神话传说。
  社会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寿泰二级公路全程行车只须50分钟,过去从岭兜村而过的古道失去了原有的作用,36家客栈的繁华景象已成为历史疑烟重云,即便是石刻的碑文也经不住六百多年的刀风剑雨的侵蚀而难辨。传说中有101株枫树,百年后,也只剩下不到一半。人生不满百,何怀千岁忧。何不赶在夕阳西下前,乘上比古人的马车快十倍的汽车,到枫树岭上,信步郊原,悠闲半日,暂时遁入那远离尘嚣与机心的田园与山林,让我们的眼睛饱餐时已百年的枫林秀色,抚慰我们奔波于红尘而疲惫不堪甚至伤痕累累的心灵。
  对枫怀古,临空长歌,我的呼唤随风远去,青山依旧,绿水长流,却始终听不到缪刚的回应,只有片片枫叶在秋风冬霜的鼓动下,随晚风在落日余辉中做漫天飘舞。
 
     
    资源来源——  
            
     
上一座 ┇ 福建桥梁 宁德篇 ┇ 下一座
     
Copyright©2013-2021 中国桥 china-qiao.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