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桥  主页  四川桥梁  泸州篇   
泸州市长江一桥
〈〉〔〕[]{}

 泸州市长江一桥 
 
 泸州市长江一桥 
 
 泸州市长江一桥 
 
 泸州市长江一桥 
 
 泸州市长江一桥 
 
 泸州市长江一桥 
 
    改革开放前,泸州境内长江上没有桥,只有自古长江险,隔江如隔天。人群伫立江边望,飞渡恨未插双翅。那望水而兴叹的无奈让人心酸。许多年长的人不会忘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泸州的经济面貌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人、车流量连年增加,给当时处于咽喉要道的蓝田渡口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尽管蓝田渡口配有对开的两艘大马力轮渡,但仍然远远满足不了汽车渡江的需要,经常发生严重堵塞。尤其是在洪水期,两岸待渡汽车每天像一条长龙躺在江边,翘首待渡,长队排上二三公里是平常事。许多驾驶员吃在渡口,睡在渡口,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季,又饥又渴,饱受煎熬之苦。因此两岸有车单位的车辆利用率很低,严重影响了生产的发展。客运渡口也同样紧张。遇到洪水雾天,过江更是难上加难,使做生意的遭受损失,上班的人常常迟到,真是苦不堪言。因而有人用打油诗描述:走遍川南路,最难蓝田渡,要过蓝田渡,自备吃和住。泸州人民殷切地盼望彩虹飞架,改渡为桥。
  1977年,这时的泸州,修桥成了头等大事。市委有关领导曾三上成都,向省里党政领导及有关部门汇报情况,提出尽快修建泸州长江大桥,这是发展泸州经济的生命线。费尽了种种周折,泸州长江大桥终于被列入四川省公路建设规划的重点工程,并下拨资金4800万元,作为建桥经费。1977年10月5日,开工剪彩大会召开那天,泸州市委向全市发出了“人民大桥人民建,人人为桥作贡献”的动员令。
  泸州长江大桥,是四川省交通部门在长江上直接施工的第一座公路大桥,也是当时全国在长江上修的最长的公路大桥。它具有基础施工水深、流急、覆盖厚、上下结构多样、技术复杂、要求高的特点。工程规模宏大,是一项战天斗地、非常艰巨的工程,面临没有深水作业技术和经验、设备简陋、物资缺乏等一系列严峻考验。尽管存在的风险和压力巨大,但英雄智慧、不屈不挠的泸州儿女,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迎着困难上。指挥部还提出人民大桥人民建、四面八方来支援、群策群力排万难、双管齐下的建桥方针。组织了数千名的义务劳动大军,每天到工地参加义务劳动,运沙石、抬水泥、挖坑基,为大桥出力流汗。水下施工急需的直径20米的沉井钢围堰、主桥墩施工用的钢滑模、安装定位导向船的万能杆件、深水桥墩高桩承台基础、冲孔成柱使用的直径2米特大钻头等,指挥部一时无法解决,都是由当时的泸州船厂、西南驻泸建筑五公司、泸州柴油机厂、长江挖掘机厂等单位赶制出来支援的。大桥建设缺少运输工具,省运输公司29队、33队将自己的大货车交给指挥部无偿使用。当时电力紧张,泸州供电局坚持满负荷供给,以满足大桥施工的用电需要,使大桥建设呈现出八方支援的轰轰烈烈场面。
  长江大桥从1977年10月开工到1982年10月竣工,整整5年的时间里,全体建桥职工和泸州人民一道,发扬了人定胜天的大无畏精神、不怕艰难险阻的英雄气概,以冲天的干劲,克服种种无法想象的困难,终于在长江上建起了一座深水高墩,主桥长1252.5米,辅桥(引桥)长4676米的公路大桥,使长江的历史在这里浓缩,民族的精神在这里弘扬。从此,彩虹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不但民生受益,也给泸州的发展和繁荣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尤其是对泸天化、赤天化两大化工企业的稳步发展,茜草工业园的形成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每当我乘车从桥上经过之时,便会深感自豪和骄傲。泸州长江大桥的落成,加快了泸州由地辖市转变为省辖市的步伐,也是泸州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
 
     
    资源来源——  
            
     
上一座 ┇ 四川桥梁—泸州篇 ┇ 下一座
     
Copyright©2013-2017 中国桥 china-qiao.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