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桥  主页  甘肃桥梁  定西篇   
安宝区西巩驿镇王公桥
〈〉〔〕[]{}

安宝区西巩驿镇王公桥
 
安宝区西巩驿镇王公桥
 
安宝区西巩驿镇王公桥
 
安宝区西巩驿镇王公桥
 
    王公桥,位于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东六十里的宋家沟。
  明清以来为东大路必经桥梁。万历13年(1585年)以前,此处已建有永济桥,取永远济民之意。
  有人说清乾隆时巩昌知府王廷赞重修此桥而名王公桥,但王廷赞撰《重修王公桥檄》云:“……旧有王公桥渡冲激倾,时筑时溃,无余址矣!”说明乾隆王廷赞重修此桥前已名王公桥,其王公之名尚待查。
  由于山洪陡增,该桥屡修屡毁。同治十一年七月左宗棠派工程营重修此桥。“工峻,幕府请作记,宗棠曰:掠美沽名吾不为也,但名之曰永定。”(见《甘宁青史略正编》卷十九)。民国又数次重修。今有1958年建八字撑木架桥高18.47米,目前已多不走行人车辆。

  俯下身来,肯为百姓修桥补路的巩昌(今陇西境内)知府王廷赞虽在边远州郡,但他从来没有离开主政者的视线。
  在清代,官员分为正途与异途,正途以科甲为主,异途则指通过捐纳步入仕途的官员,此类官员一经保举则视同正途。
  王廷赞虽是一个由捐纳步入仕途的官员,但乾隆对他颇为器重。清史记载:乾隆二十一年十二月用甘肃知县,三十五年补授甘肃泾州知州。乾隆三十五年十月,被引见,皇帝的朱批是:“此人去得府。”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王廷赞再次得到引见,乾隆对他的考语是:“竟好。可用‘道’,还可升用。”
  此时的王廷赞尚能殚精竭虑,一心为百姓造福。在王公桥的原址,在明万历十三年(1585年)以前,曾建有永济桥,取永远济民之意。当地百姓将他重修过的“永济桥”直呼为“王公桥”,足见他的民望甚高。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谁能想到他会成为清代第一大贪污案的“甘肃冒赈案”的一大主角呢?
  王廷赞由清官向贪官的滑落或许不能拿环境和地位变化来解读,而是捐纳步入仕途,“有投入必得有产出”,这样的贪欲可能早已在他的灵魂深处纠结,环境的改善和地位的升迁只不过是为其贪欲的实现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菜根谭》有云:“贪得者分金恨不得银,封公怨不授侯”,这真是贪官污吏的真实写照。而明代朱载育《十不足》歌里对贪欲者的欲壑难填的讽刺更辛辣,“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上还嫌低”!
  正所谓荣与辱共蒂,生与死同根,贪心胜者,逐兽往往不见泰山在前。
  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三月,属甘肃河州管辖的循化厅(今青海循化县)撒拉族人苏四十三起事反清,聚众进逼兰州。乾隆皇帝唯恐兰州不保,急调连城、凉州、陕西等地援军进剿。数万官军会聚省城,军费兵饷成了大问题。由于官军不能速胜,乾隆震怒,撤了陕甘总督勒尔谨的职,一时甘肃地方官员惶惶不可终日。时任甘肃布政使的王廷赞为了摆脱仕途的危机,主动向乾隆帝上奏折说:“臣甘愿将历年积存廉俸银四万两,缴贮甘肃藩库,以资兵饷。”
  王廷赞万万没想到,他的一道奏折,却被精明的乾隆看出了问题破绽。他责问:“王廷赞仅任甘肃藩司(即布政使),何以家计充裕?”另一件事情也引起了乾隆的注意,军机大臣阿桂一行到达兰州后,在奏折中多次提到甘肃地方经常阴雨,往往延滞用兵。
  乾隆联想当年王廷赞的前任王亶望在甘肃任布政使期间,连年奏报地方干旱,唯独今年雨多,其中必有虚报情形。当即传谕阿桂和署理陕甘总督李侍尧,严密访查王廷赞因何家道充裕,是否与甘肃捐监一事有染指情弊。
  什么叫“伴君如伴虎”?一个最重要的意思就是你永远不知道皇上在想什么。比如说王廷赞,把自己的廉俸银都捐给朝廷以示忠心,却被乾隆相疑。
  问题就出在王廷赞砸出去的四万两银子数目过多。在清朝布政使是从二品官,一般来说年俸是一百五十两左右,有一百五十斛的米。此外清朝后来还有养廉银,但各省不一样,甘肃地瘠民贫,官场清苦,王廷赞作为一省之布政使无论如何也捐不出四万两私银。这不得不让乾隆产生怀疑。
  乾隆顺藤摸瓜,他敏锐地感觉到在此之前,甘肃的“捐粮入监”异乎寻常地持续了七年,其中必有猫腻。
  什么是捐粮入监呢?在清朝,每逢有大事,比如说康熙时期平定三藩,收复台湾,或者说有灾荒要治理黄河,这时,如果国家财政困难,那么朝廷是允许捐官的,就是可以花钱买官做。也可以捐名号的,比如为父母捐什么夫人之类的;此外还有捐监,就是交一定的钱,获得国子监监生的名分。
  这个制度从乾隆三十九年开始甘肃就一直没停过,历年的捐赈,在放粮的名义下,任意开销,实际上是完全融入到各级官员当中去了。王廷赞接任以后仍然用这种办法。
  结果一清查,王廷赞的前任王亶望的事就给抖搂出来了。此时,已远调浙江升任巡抚的王亶望在办理浙江海塘工程期间,也主动捐献出私银50万两,引起了乾隆皇帝深深的怀疑。于是,乾隆皇帝一面集重兵于兰州,镇压苏四十三起义;一面又在甘肃拉开了追查地方官员冒赈侵贫的内幕。
  乾隆三十九年,王亶望给乾隆上奏章说,甘肃这些年连年大旱,百姓饿死不少。因此请示朝廷,在当地开展捐粮运动,捐得多的富户可以取得“监生”资格。对救灾一向大力支持的乾隆批准了王亶望的建议。不过在实际操作中,王氏却只收银子,不收粮食。数年之间,就筹集了上百万两白银。这笔钱他一分也没有用来救灾,而是在命令各级政府编造假账报销后,与各级官员私分掉了。
  在贪污大量银两的同时,王亶望不断上奏朝廷,说他办理捐粮事宜,救了多少灾民,灾民如何流着泪感谢皇帝,感谢朝廷,纷纷称赞大清王朝好。这样的奏折哄得皇帝心花怒放。乾隆四十二年五月,乾隆因王亶望办理捐粮“有功”,一道谕旨将其调往浙江升任巡抚。
  此后王廷赞接任甘肃布政使后,虽然发现了监粮折银不符合“捐监”的规定,他也曾与总督商议,欲请停捐,但终究经不起利益的诱惑,非但不据实陈奏,反而又将私收折色一事,由各州县办事改为兰州知府总办,变本加厉,复蹈泥潭。
  捐出银子的王廷赞不知大祸临头,在赴避暑山庄觐见乾隆时,立即被逮捕审讯,他在百般抵赖后终于揭发了甘肃官员集体冒领贪污赈灾款项的事实。此后被称为清代第一大贪污案的“甘肃冒赈案”渐渐浮出水面。
  最后核实,在这七年当中甘肃省总共卖了27万多名监生,收的银子理论上讲大概有1500多万两,其中官员侵吞了290多万两。事发以后,王廷赞被判斩立决,总督勒尔谨赐自尽。
  在今辽宁省绥中县有王廷赞祖坟所在的王氏墓园,异乎寻常之处,就是为王氏家族带来殊荣的王廷赞死后未能葬入墓园,而只是葬在墓园外东侧山坡上。原因是他的下场是世俗忌讳的“横死”,所以未能葬入祖茔。
  还有一个著名人物重修过“永济桥”,他就是著名的左宗棠。
  左宗棠于同治十年(1871年)10月,从静宁进驻安定(今定西市),为了加快调动大队人马,转运军需,传递文书的需要,对安定境内的道路进行修筑。
  其间工程量最大,历尽艰险的地段当属西巩、青岚山交界处山路及宋家沟的“永济桥”地段,除了山道盘绕的修筑,主要工程是彻底修建“永济桥”。工程完毕后,幕府请左宗棠做记,但左帅说:“掠美沾名,吾不为也,但名之曰永定”(见《甘青宁史略正编》卷十九)。以前的王公桥每遇山洪便坍塌了,反反复复,重修过许多次,但在左帅砖石为拱,彻底改建并命名“永定”,此后四十多年安然无恙,但安定百姓还是固执地把那座桥叫王公桥,或许还在感慨那个叫王廷赞的人从贪官到清官的蹉跌吧?
 
     
    资源来源——  
          http://info.2500dx.com/?p=848  
     
上一座 ┇ 甘肃桥梁 定西篇 ┇ 下一座
     
Copyright©2013-2021 中国桥 china-qiao.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