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桥  主页  云南桥梁  临沧篇   
凤庆县青龙桥
〈〉〔〕[]{}

凤庆县青龙桥
 
凤庆县青龙桥
 
凤庆县青龙桥
 
凤庆县青龙桥
 
    青龙桥横跨澜沧江,是历史上顺宁府通往大理的唯一桥梁和顺宁府各辖地到昆明的必经之路。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六年,其后多次复修。青龙桥全长93.52米,宽3米,桥身距江面高15.64米,桥体由16股铁索构成,状如飞虹,飞渡两岸。桥两端建有桥廊、可凭栏远眺澜沧江风光,楼可令兵丁住宿守望。2004年,因小湾电站工程截流蓄水,遂将青龙桥整体搬迁至罗闸河按原貌恢复重建。

  乾隆年间知府亲自督造
  云南凤庆古称顺宁府,以产茶著称。但由于凤庆地处大山腹地,交通闭塞,加之澜沧江阻隔了与内地的交通,凤庆的茶虽好,却一直无法运往内地。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顺宁知府刘靖在凤庆县城东北约50公里的澜沧江上,亲自督造青龙桥的修建。青龙桥全长93.52米,宽3米,桥身距江面高15.64米,桥体由16股铁索构成,呈现出中国古代桥梁建筑上的三奇:
  其一:青龙桥固定铁索别开蹊径,先在江崖上凿一U型的“牛鼻子”岩洞,将铁匠手工锻造而成的16股铁索穿洞而过,再以石墩高高托起,横过江面。此洞在桥梁建筑史上价值独特,这是“牛鼻子洞”之奇。
  其二:青龙桥16股铁索,14股在下,2股在上,分布两侧,整个桥面江心高、两端低,状如飞虹,飞渡两岸,这是“高桥飞虹”之奇。
  其三:青龙桥两端建有桥廊、桥楼,廊、楼相连,白墙青瓦、飞檐翘角,廊可供行人休憩避雨、凭栏远眺澜沧江风光;楼可令兵丁住宿守望。而两岸驿路相接,楼门暮闭晨开,更有一夫当江、万夫莫开之势,自成一种景观,这是“桥楼江关”之奇。
  青龙桥不仅设计精美、造型独特、工艺高超、结构牢固,还比著名的西南第一大铁索桥——霁虹桥长30米,在清代,成为顺宁府的第一宏伟建筑。由于该桥的工程巨大、桥面艰险,知府刘靖将其取名为“青龙桥”。在当地,还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据说,当年建桥时,请了剑川第一石匠蔡登燃师傅。蔡登燃师傅为调查水文和地质情况,花了半年时间,但桥址迟迟未选定。一天清早,老师傅突然看到一条美丽的晨雾平铺在澜沧江峡谷最狭窄、最陡峭的江面上,以为这是上天的旨意,便决心将桥址选在这里。建桥时,先在两岸的绝壁上凿洞,再用16股铁索往返穿于洞中,而打造铁索,就整整用了5年时间。在铁索即将合龙的一次劳作中,老师傅的儿子一脚踏空,不慎坠入滚滚的澜沧江中。就在他坠入江面的刹那间,江面上蓦然升起了一股浓雾裹住了他,当地人纷纷传言这桥建在了龙脉上,是一条青龙接走了老师傅的儿子。于是,青龙桥因此得名。
  横跨澜沧江南北的青龙桥建成后,联结着鲁史镇的金马村和小湾镇的正义村,自然也联结着临沧和大理两个地州。自此,这座桥成了历史上顺宁府通往下关、巍山的唯一桥梁和顺宁府各辖地到昆明的必经之路。由于青龙桥扼守要塞,为兵家必争之隘,从建成起,就常年有兵丁看护,民国期间,最多时有一个营的兵力驻守。

  一卧长波竞引韵士折腰
  从青龙桥上走过,最引人心旌摇曳的,除了脚下的滔滔江水,两岸的对峙绝壁,还有数百年间纷至沓来的文人墨客们从这险峻的青龙桥上走过时,留下的题诗吟联。青龙桥的题诗吟联之多,在澜沧江上的众桥中实为少见,桥墩上、桥门上、铁索拴着的石壁上,桥头两边的山崖上,目光所及之处,尽皆高走低伏、龙飞凤舞的诗赋楹联,令人流连忘返、痴情迷恋。
  被誉为“昆华五子”的清代大理诗人李于阳赋诗曰:“横亘水中央,垂虹百丈长。铁索飞碧落,石壁破青沧。浪急蛟龙吼,山深猿穴藏。临流凭眺望,天堑壮遐方”。
  毕映霄题曰:“报罢南闱十一秋,苏秦已被黑貂裘。题诗温自追司马,气阻长江水不流。”
  梅争彩赋曰:“何处骄龙逃至此,一卧长波永不起。天公不使龙飞去,削壁千丈筑囹圄。”
  这其中尤引人注目的,当数被后人一遍遍用朱漆刷新的对联了。“笔扫千军,题桥早已羞司马”,这是张汉臬的上联,下联则由江北诗人毛健对上:“图开八阵,排石还当法卧龙”。整付对联工整、严谨,自成一体。
  湘中杨国栋的撰联“是几时混沌凿开,铁索连环,万壑千峰通鸟道;将半壁河山撑住,金汤巩固,蛮烟瘴雨落虹流”,被许多人视为青龙桥上,最为精辟叫绝的对联。
  遥想当年行走于高山峡谷间的文人墨客们,初见青龙桥时,内心涌动的是何种情绪?何种感怀?对此,我们永远都在彼此的陌生之外,但那些留在桥上的诗赋,历经风雨百年却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淡化,而仍能象一拨一拨的江涛一样,湿润地流进了许许多多行旅者的心田。

  屡毁屡建见证历史风云
  历史上的青龙桥,或毁于大火、或毁于暴风、或毁于战乱,曾十余次被毁,但屡毁屡建,足见其当年地位之重要。
  据史载:清朝嘉庆十九年(1814年),青龙桥遭受火毁,由当时的知府黄德濂主持重新修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青龙桥再遭火毁,由知县麟德率士民修复;咸丰七年(1857年),青龙桥毁于战乱,十八年后,也就是同治十三年(1875年),由知府陈泰琨饬士民筹款修复;光绪十三年(1887年),暴风中的青龙桥突然铁索齐齐断落坠江,知府萧凤仪、知县胡政举带领士民捐资重修。此后的民国年间,又遭屡毁的青龙桥又经屡次重修。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寇大举入侵,仅约一年半时间,半个中国落入日寇魔爪。1938年9月28日,日寇派出9架飞机第一次轰炸昆明。1941年4月21日,三架日寇的战机飞临澜沧江的青龙桥上空,连续投掷了13枚炸弹。由于青龙桥位于茶马古道上,北接大理、昆明,南走云县、临沧,又可通耿马、镇康,直下缅甸。日寇重创青龙桥,其用心可谓险恶歹毒之极。所幸此次轰炸,只炸毁两岸松树十余棵,江面上窜起13股几丈高的水柱,青龙桥丝毫未损。日寇并不死心,后多次派飞机轰炸青龙桥。由于青龙桥两岸奇峰耸峙,地势险要,桥体深藏在澜沧江峡谷的大山皱折中,敌机无法俯冲,阴谋从未得逞。当时10万中国军队防守怒江,粮食弹药、军需物资,不少都经青龙桥南下运输。在抗日战争中,青龙桥可谓立下了赫赫战功。新中国成立后,距青龙桥上游不远的漭街渡建起了公路大桥,青龙桥从此行人冷落,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仅附近的村民过江行走而已。但鉴于它在历史上所发挥过的独特、重大作用,政府多次拨款对它进行修复。

  永沉江底另择安身之所
  2004年10月25日,西电东送的标志性工程——云南小湾水电站大江提前一年实现截流成功,此举标志着小湾水电站已进入292米的混凝土双曲拱坝基础的开挖及浇筑阶段。而随着这座水电站截流后的蓄水,附近横跨澜沧江的桥都消逝了,这其中,列入国家级文物的青龙桥址也长没于澜沧江底。此前,青龙桥址将永沉江底的消息牵动了不少人的心。
  2004年2月,云南省考古研究所、临沧地区文物管理所、凤庆县文体局等组成的勘察设计组再次对青龙桥进行了勘察、测绘。但考虑到小湾电站是国家重点工程,工期紧、任务重,遂决定严格遵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对青龙桥进行拆迁,并将青龙桥迁移到凤庆县罗闸河,按照原状恢复重建。罗闸河是澜沧江的一条支流。将青龙桥迁移到此河上,是经过多次勘察、测绘、研究后的决定。对于这座著名的青龙桥,勘察设计及施工人员对桥两端进行了认真的考古发掘和清理,全面详尽地收集、保存了现有资料,包括测绘、照相、录像、文字、复制模型等;对从原桥拆下的所有构件进行残损鉴定、分类编号,通过人力、畜力、船运、汽车运到搬迁点;同时对桥旁的摩崖石刻,先进行化学清洗、加固、封护等,然后用电动珍珠锯进行分块整体切割,随青龙桥一道,易地保护。为此,相关部门投入了巨资。
  但是,即使青龙桥可以挪到它处复制,那种“笔扫千军,题桥早已羞司马;图开八阵,排石还当法卧龙”的磅礴气势,那种“回环鸟道接长桥,云影山光入望遥”的苍茫意境恐怕是无法复制、难以重现了。走过、路过、见过青龙桥的,也许的细节依然清晰可见,却永远埋在了自己心中,成为了记忆;与青龙桥失之交臂的,从此只能做一个梦的瞻仰者,或是到罗闸河,寻找梦的延续。
 
     
    资源来源——  
            
     
上一座 ┇ 云南桥梁 临沧篇 ┇ 下一座
     
Copyright©2013-2021 中国桥 china-qiao.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