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桥  主页  云南桥梁  丽江篇   
丽江市金龙桥
〈金沙江〉〔〕[]{}

丽江市金龙桥
 
丽江市金龙桥
 
丽江市金龙桥
 
丽江市金龙桥
 
丽江市金龙桥
 
丽江市金龙桥
 
丽江市金龙桥
 
丽江市金龙桥
 
丽江市金龙桥
 
    此桥本名金龙桥,位于丽江古城区七河乡羊见行政村下金安村与永胜县大安乡梓里村之间,因又名梓里桥。铁索飞架深谷,凌空垂悬于金沙江激流之上,遥望如潜龙跃渊、倒虹卧波。桥面净跨92.3米,连引桥全长131.6米;桥宽3.5米(木板面)。由18根手工锻制的大铁链悬系两岸(其中16根为承重底链,两根为两侧护栏)。以上为重建后的数据,较之原建,底链已增加了两根。此桥于清光绪二年(1876)冬10月始建,光绪六年(1880)正月建成。1935年2月5日(此日立春)正午,峡谷间狂风飙突而起,此桥乃被毁断。1936冬十月,由丽江县官绅会议推举赖耀彩、杨子钦主持重建,历一年而成。
  梓里桥今仍安在。它为丽江交通史创造了一个“之最”——在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建成之前,万里长江之上,唯有这一座跨江大桥;它不仅是长江之上现有最早的桥梁,又是云南以至全国今存桥长与跨径最大、桥面最宽、铁索最多的古铁索桥。因而此桥于丽江的交通史、建筑史和经济史,均有着重要地位,是构成丽江历史文化的一个宝贵遗存。自1985年列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6月,又列入了第6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金沙江上第一桥——金龙桥。金龙桥又名梓里江桥、梓里桥,位于云南丽江市永胜县和古城区之间金沙江上,东连永胜,西接鹤丽,东距永胜城150余里,西距丽江城约80多里。梓里桥建于清代光绪年间,是长江上现存最古老的桥梁。2006年被列为全国第六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光绪二年(1876年),清贵州提督蒋宗汉(1839年-1903年,字炳堂,鹤庆人,彝族)私人捐资10万修建该桥,历时5年,于清光绪6年(1880年)建成,桥的主体结构是由16根大铁链悬系在两岸,其中14根为承重底链,上铺横竖两层木板,另2根铁链为两侧护栏,每根铁链由约500个铁环扣联而成,桥总长116米,净跨90米,桥面宽3米。用16股铁索固定于两岸岩壁上。距今己有120多年的历史,是丽江市重要的古迹之一。据《新编丽江风物志》介绍,金龙桥是我国桥面最宽、铁索最多的铁链桥。同时,金龙桥也是金沙江上现存最古老的一座铁链桥,处于“茶马古道”的要塞,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
  金龙桥地处梓里村委会。梓里村原为永胜子土司管辖,叫子里。后又划归丽江木土司,又更名梓里。地名同是一个音,但用了一个木傍的梓字,意为木土司管辖。
  金龙桥东连永胜,西接丽江鹤庆,是过去四川内陆通往丽江、西藏乃至印度、尼泊尔的交通要塞,在丽江茶马古道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据统计,在茶马古道活跃时期,每天从桥上走过的骡马都在四五百匹以上,多时达千匹,丽江古城的生活用品,有相当一部分是从这座古桥上运送。雍正《云南志》乃称:"金沙渡有三,上渡在(永北府)城西北一百五十里的梓里"。乾隆、光绪《丽江府志》以旧地名称金龙桥为"古井里渡",并注"冬春用双木槽,夏秋用溜筒"渡江。从这些历史资料的记载说明,梓里为丽江永胜鹤庆三县的三角地带,滇、川、藏的交通咽喉,重要地理位置不言自明。
  关于金龙桥的历史,差不多云南所有的史志上均有记载。明万历年《云南通志》上载:“上江桥,在州治西150里。”(疑光绪当前为藤篾桥)《永北直隶厅志》说:金龙桥"在郡治西150里子里汛,西跨金沙江,为永郡通鹤庆、丽江要冲,计长28丈,宽9尺,系铁索18股,光绪二年(1876年)丙子,现授贵州提督鹤阳蒋宗汉炳堂捐资创修"。各个时期文人墨客关于金龙桥的文章诗赋更是多不胜数。《丽江文史资料》引唐代《笮桥赞》一诗来说明过梓里渡的险峻:"笮桥横空,相引一绳。人缀其上,如猱之缚。转贴如渊,如鸢之落。寻樟而上,如鱼之跃。顷刻不成,陨无底壑。"因此,梓里渡又曾一度称篾缆渡。关于建桥的历史,更有一传奇的记载。《新篡云南通志》引国史馆传中有一记载,颇为传奇:"宗汉始居亲丧时,回酋马全保数过其家,强加以秩,宗汉阳许诺,夜间盗走官军营,及金沙江,追口四合,宗汉穷急,无以渡,指江水誓曰:苟天相吾,幸存活宗汉身,他日必灭此贼。忽一浮搓随流至,因得渡脱去,其臣贵仕,及出资造梓里桥江上,利便行旅,人至今称德云"。
  蒋宗汉修建金龙桥,是光绪二年(1876年)。贵州提督鹤阳蒋宗汉,为鹤庆辛屯乡人。当年,蒋宗汉投资十万,修建金龙桥。蒋宗汉修建金龙桥的动机,史籍上的记载颇为传奇,想必属于民间流传。我们现在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蒋宗汉修桥的动机,肯定与当时人们过渡金沙江的艰难,两岸物质交流的困难等诸多因素有关。但蒋宗汉修建金龙桥的时间为清光绪年间,当时朝廷腐败动乱,而蒋宗汉修桥属私人出资,工程巨大,共历时五年,死工人48人,这不能不说明蒋氏建桥的决心。
  蒋宗汉建桥之时,交通十分困难。大桥所用链环,只能在丽江城内加工,然后用牲口驮到江边,再加工成铁链。桥共有链18根,每根链500个环,重约一吨。根据当时的条件,重一吨的铁链,如何一根根拉在江上,并使之平衡,实属奇迹。之后,金龙桥建成后七十年间,仍然是金沙江上游唯一的大桥,更堪称奇。根据史料记载,蒋宗汉修建金龙桥,有一定的偶然性,说蒋宗汉修桥是他曾在江边受阻,发誓而修。但修桥本身,也反映了两岸群众和丽江发展的需要。如果不是金龙桥对两岸的交流带来便利,就自己的恩怨而言,蒋宗汉的决心不会坚持到五年之久。
  金龙桥修建好以后,梓里不仅是丽江东境驿路交通的咽喉,也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这里曾上演了一场又一场毁桥、护桥的重大历史剧。在过去,丽江每逢有战事,都要派重兵来金龙桥把守。据载,临到战事将起,"每恃长江为要,此桥之旋修旋拆者非止一次"。1926年,维西镇守副使、丽江团练罗树昌在永胜起兵反唐继尧,兵败退回,便恃此桥死守。
  据《丽江文史资料》里记载,1929年夏,滇军军长张汝骥、胡若愚在与龙云的军阀混战中败退,张部溃走滇西,从鹤庆直奔金龙桥。龙云部卢汉率军追击,并命令鹤、丽两县速将梓里江桥炸毁以堵退路。鹤庆县长怕两军在鹤庆交战,怏及县内平民,便不予执行。丽江方面,县长接到电令后,马上召集会商此事。丽江知名人士方贞元、王竹淇都康慨陈词,说金龙桥为丽江交通要道,输送城乡物质的枢纽,一旦毁去,修复之日难料。此说得到和庚吉、周寇南等支持,终未毁桥,张部便渡桥退到永胜。其后,龙云部里应外合,击退张部江防,卢汉的兵部也过了梓里江桥,一直北进,到四川境内活捉了张汝骥,押回丽江枪决。战争结束后,卢汉从鹤庆电召两县县长并绅士会议,旨在查办拒绝执行毁桥人士。方贞元、王竹淇、和庚吉、周寇南等都在电文之上,要求到会。但诸君临危不惧,各带随从前往鹤庆赴会,更还有携带入殓衣物前往者,大有誓死如归之气。诸君到会后,当面向卢汉陈述金龙桥之重要,护桥为人心所向。卢汉听后,不愿为此事犯众,诸公才得于安然回丽江。此次诸君之行,成为保金龙桥的一段佳话,在丽江地区广为流传。
  一波未平,金龙桥的风波再起。此后,民国二十三年(1935年),正月初二,正值新春佳节。中午时分,江中突然起了恶风,金龙桥身摆动不止,十八根铁索断了十六根,仅剩西侧上下两股。后由省府补助,收取过渡费,募捐功德等方法重新修桥。时任丽江建设局长的赖耀彩(马帮出身)亲自跑资金,亲自到现场督促施工,于民国二十五年开工,二十六年竣工,同年进行了踩桥典礼。值得一提的是,1936年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经过前,国民党二路军总司令部布置滇西各县严加防守,永胜县长、滇军上校徐建佛招安地方武装,于沿江上下三百里重点堵防。后因红军觉得从金龙桥经过,有腹背受敌的危险,才另辟路线北上……诸多事实说明,金龙古桥在丽江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它重要的文史价值也不言自明。
  金龙桥作为丽江重要的历史文物,近年来倍受国内外人士的关注。2000年,丽江七星国际越挑战赛的队员曾徒步跑过金龙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见证。人们来金龙桥上,仰望丽江茶马古道历史的沧桑。到金龙桥的人,除了欣赏古桥建筑的艺术美以外,人们看重的,还有让人挥之不去的“茶马古道”的历史。

  近年由于修建水电站江水水位上升,现存金龙桥已升高改建为钢缆索桥,来自清代的锻打铁链变成了装饰品。但其气势丝毫不减当年,而且更加稳固安全。相信随着国家对乡村旅游业的重视与支持,到金龙桥旅游观光的人一定会越来越多。
 
     
    资源来源——  
            
     
上一座 ┇ 云南桥梁 丽江篇 ┇ 下一座
     
Copyright©2013-2018 中国桥 china-qiao.com 版权所有